英国脱欧公投开票,欧洲一体化“梦断”-汇有钱途

英国脱欧公投开票,欧洲一体化“梦断”

“Believe(信任)or BeLeave(离开)!”诙谐的英国媒体用这样两个同音词来形容正在进行的这场公投。而在接过投票纸的那一刻,英国人也迎来自己历史性的抉择。

从昨天下午开始,英国举行历史上的第三次全国公投。但直到投票开始前的一刻,“脱欧派”与“留欧派”仍在激烈交锋。法国特恩斯市场研究公司(Taylor Nelson Sofres)及英国市场调查和咨询机构Opinium周三公布的民调显示,“脱欧派”以微幅优势领先。但到了周四,英国康雷斯市场调查公司(Comres)的民调显示“留欧派”获得更多支持。

对于欧盟而言,此次公投意味着什么?公投结果是否会引发连锁效应?Merrion资产管理集团首席经济学家Alan McQuaid、外汇交易商Chapdelaine的董事总经理Douglas Borthwick、复旦大学全球投资与贸易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袁堂军以及富达国际高级主权分析师Dierk Brandenburg,共同探讨公投日及欧盟与世界经济的未来。

无论结果如何 欧盟一体化都将迎转折

是什么导致英国人萌生脱欧公投的想法?哪种选择对于英国而言更有利?

袁堂军:欧盟对英国来说存在几个表面化现象:例如难民,同样也包括移民。在欧盟这个统一的圈子中,作为加盟国有义务承担这些责任,而英国的社会福利保障又是欧洲圈中比较好的,因此难民和移民会优先选择英国。在经贸方面,英国本国的中小企业在劳动法的内容上受到一些限制,例如加班等。时间长了,会给中小企业带来负面影响。现在全球经济不景气,英国经济也受到冲击,就业问题、中小企业问题等成为诱因,让“脱欧”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从目前的状态看,还是留在欧盟比较好。站在世界经济的角度看,目前整个欧洲和几大经济圈都在为经济复兴而努力,这次英国想要脱离欧盟是站在它自己的角度出发。假如离开了欧盟,必然会带来汇率、货币等方面的影响,对欧洲圈也没什么好处。所以从全局出发,还是希望英国能够考虑留下。

Douglas Borthwick:英国“脱欧”的想法出现于英国首相卡梅伦与欧盟重新展开谈判之际。英国人普遍认为自从1975年公投选择留在欧盟开始,他们就失去了对自己国家法律的控制。

英国这个国家很大程度上是分裂的,希望留下的人和希望离开的人基本各占一半。支持离开欧盟的人是因为对日益增长的移民数量产生担忧,而那些支持留下的人则更关心离开后可能产生的经济后果。就我个人而言,我相信英国留在欧盟是最好的选择。

Alan McQuaid:我认为英国留在欧盟会比较好。尽管欧盟有很多缺点,但如果离开了,英国的贸易损失将是巨大的。英国如果离开这个28国组成的联盟,会节省每年支付给欧盟的约60亿英镑净费用,但对外贸易方面的损失会更大。

此次的英国公投是否会引发其他国家效仿,欧盟一体化的前景是否会因此受到影响?法国经济部长马克隆说,英国公投标志着欧盟一个时代的结束。您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

袁堂军:英国公投对欧盟一体化前景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我也同意马克隆的说法。我之所以主张英国留下,是因为“脱欧”是英国单方面的利益诉求,有点情绪化,没有反映出它未来的政治考量和长期的发展战略。假如英国在这些方面都规划好了,然后提出脱欧,那么各方会有协调的空间。英国在欧盟占据的份额很大,假如离开了,其经济会有起色,这样就会产生多米诺效应,其他国家可能会效仿。而假如英国留下来,那么对欧盟下一步的一体化进程会有正向触动。以前欧盟是一个大一统,不太关心成员国的诉求。假如英国想要离开但最终留下了,那么可能会令欧盟在一体化进程中采取改革措施。

Douglas Borthwick:的确,英国的公投可能会引发多米诺效应令人担忧。苏格兰发起新投票离开英国将会是第一张倒下的骨牌,从而使得英国被边缘化。然而,分离主义运动在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加拿大等其他国家也十分活跃。所以英国“脱欧”将很可能导致进一步的瓦解。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估计波动性将会持续贯穿整个地区,公投带来的分离主义运动将会在每个欧洲国家浮出水面。

Alan McQuaid: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德国图片报6月13日的一篇访谈中说,作为一个历史学家,他担心英国“脱欧”可能不仅是欧盟解体的开始,也是整体西方政治文明瓦解的开始。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在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表示,如果英国脱欧,不能排除其他国家也离开欧盟。比方说,向来与英国有很强联系的荷兰,会作何反应?与此同时,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最新的调查发现,欧洲人认为欧盟很受欢迎的比例已经下降。一年内,法国拥护欧盟民众的比例下降了17个百分点至38%。希腊的欧盟支持率仅有27%。无论23日的投票结果如何,英国针对欧盟成员国身份的投票都会影响其他人。荷兰人可能会发现他们很容易就可以发起这样的投票,因为去年通过的一项法律赋予公民更多权力要求这样的公投。然而,如果法国也这么做,欧元区会面临更多危险。在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法德关系一直是欧洲一体化的引擎。

Dierk Brandenburg:英国“脱欧”对欧洲经济及财政带来的后果应当会在可控范围内,但其政治影响将十分深远。英国公投退出欧盟被认为是欧盟一体化的转折点,同时可能进一步激发欧洲大陆已经越来越强烈的反欧盟运动。

英国若脱欧将带来“彗星般的撞击”

有一些观点说,英国的公投纷争已经引发欧元区公债之间的强弱差距被拉大,一旦该国脱离欧盟,是否会重现债务危机的景象?

Alan McQuaid:如果英国脱欧最终发生了,会导致严重的市场动荡。希腊、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外围市场的债市表现会弱于德国国债。但只要欧洲央行仍然维持其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那么整个欧元区的债券收益率按照历史水平衡量仍将保持在低位。

Douglas Borthwick:我不认为欧洲会重回债务危机。欧洲债务危机发生是因为弱势国家的买家从市场上消失。但此后欧洲央行和地方中央银行介入购买大部分陷入危机国家的债务。这导致出现人为压低收益率的现象,也意味着需求一直保持不变。

英国离开欧盟对于世界经济和全球金融市场来说是否会成为致命打击?英国公投的结果是否会影响中英经贸合作?

袁堂军:英国在欧盟中占据比较大的经济体量,在全球化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此,一旦该国离开欧盟,短期内会带来冲击,例如英镑贬值、日元上涨等。每个国家又有复兴经济的压力,所以这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加重别国的压力。但现在全球经济架构在重新调整,所以并不会造成致命打击。假如英国退出欧盟的话,该国在经贸方面必然会选择新的伙伴,说不定对中英经贸还有助推作用。假如英国留下来的话,可能会成为欧盟改革的动因,那么经贸方面会存在缓冲。

Alan McQuaid:这几乎是很确定的事情,英国将蒙受很大的损失,而欧洲作为一个整体将成为大输家。在“脱欧”这件事上,相较于英国,我会更担心欧元区。鉴于和英国之间的关系,美国无法免疫,但会相对好过一些。我们可能会看到大量避险资金流入该国,美元获得大幅提振,进而对新兴市场产生负面影响。

Douglas Borthwick:是的,很明显,这会对世界经济带来巨大破坏。它将表明,政治机构可以支离破碎,就像是一个大坝上破了一个洞。而一旦出现一个洞,很快就会有很多。独立运动和孤立主义政党数量在欧洲将会上升,而投资者将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以追逐稳定性。直接的后果是我们可能会看到欧元和英镑表现疲软,而日元和美元保持强势。这一举措可能会具有相当大的戏剧性。这不会是一个“炸弹”,而是像一颗彗星撞击经济,具有相当大的“余震”和持续多年的影响。

Dierk Brandenburg:起初,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稳定性可能会增加市场对高质量的政府债券以及流动性较高的防御性资产的需求。考虑到其对投资和消费者信心的第二轮影响,英国脱欧可能会促使投资者重新审视受政治后果影响较大的国家企业和政府债务的风险。但如果有短期信用息差放宽,作为其量化宽松计划的一部分,已积极购买政府和企业债券的欧洲央行可能会迅速应对紧缩的金融环境,以减轻对欧洲经济的打击。这意味着收益率飙升可能不会像一些评论家担心的那样剧烈。欧洲央行需出台关于货币宽松的前瞻性指引以渡过这个关键阶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