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名的市场奇才》之彼得·布兰德总结篇-汇有钱途

《未知名的市场奇才》之彼得·布兰德总结篇

alpari点差打折

这部分是施瓦格对访谈内容的总结,建议细读。《未知名的市场奇才》彼得·布兰德部分全部完结。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多数人认为成为成功交易者最重要的因素是进场的方法,布兰德却认为无关紧要。事实上他认为传统的图表分析以及优势殆尽,最关键的是风险管理。图表分析仅仅是一个工具,布兰德用来识别适合执行他的风险管理原则的点位,设置止损点是为了确保他在任何交易中都不会蒙受巨大损失,他的止损点远低于预期水平。除非是在一些罕见的情况下,就像第一次海湾战争时发生的那样,那是他职业生涯中唯一的一次遭受重大亏损的交易。

布兰德的策略核心是任何交易的风险都设定很小,并将交易限制在他认为有合理潜在回报的的交易范围内,而盈利目标是风险的三到四倍。他使用图表分析来识别有合理潜在回报交易的保护性止损点,一个相对较小的价格波动足以触发止损,这说明交易是错误的。

一个具体例子是,当市场出现重大上行突破后强势收盘,而当日的低点远低于布兰德的术语“冰线”时做多。布兰德的交易方法是我在其他伟大的交易者中观察到的一个共同特征的另一个例子:他们有一种基于识别不对称交易机会的方法,在这种交易中,他们能感知到的潜在利润大大超过所需承担的风险。

一些读者可能会困惑,布兰德本人都承认他的保护性止损设置的太小,这降低了他的总体回报。为什么不不使用回报最大化的方法呢?答案是,增加回报但同时也增加更多风险的方法是次优的。

要想成为一个成功的交易者,你必须形成自己的交易风格。值得注意的是,当布兰德的主要导师依赖于基础分析并进行长线的交易时,布兰德开发了一种严格基于技术分析的交易方法,并进行短线交易,特别是在亏损交易的情况下。布兰德从他的导师那里学到了资金管理的重要性,但他开发的交易方法完全是他自己的。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布兰德在交易他自己的方法方面非常有纪律。但2013年是一个例外,那年由于他的交易方式似乎与市场脱节,导致几个月的净亏损之后,布兰德受到技术分析交易员中关于市场已经发生变化的普遍说法的影响,他随波逐流,放弃了多年来一直有效的方法,开始尝试不属于他自己的交易方法。所有那些些不同的交易方法只是延长和增加了他的损失。结果,布兰德在2006年末恢复交易以来唯一亏损的一年产生了,他自己承认,他把本来应该是5%的亏损变成了17%的亏损。

用自己的交易方法进行交易的一个必然原则是:不要根据别人的建议进行交易。布兰德的第一次交易,他听从了场内经纪人的建议,正是这位经纪人影响了他,使他走上了交易的道路。尽管交易对经纪人来说是盈利的,但布兰德最终还是赔钱了,因为他没有意识到经纪人的交易时间范围比他自己的短得多。听从别人的交易建议往往会导致糟糕的结果,你可以从其他成功的交易者那里学习合理的原则,但是根据别人的建议而不是你自己的方法进行交易通常会赔钱。

当被问及在他最初开始交易时候最希望知道什么,勃兰特说当初知道“我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就好了。布兰德并非个例,人类的情绪和冲动经常会导致交易者做错误的事情。布兰德解释说,他是一个冲动的人,如果他只是看着屏幕,跟随自己的直觉进入交易,他会自我毁灭。勃兰特认为,他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在交易中采用了一个精确的过程,排除了情绪干扰。用布兰德的话来说,“要有一个过程:做决定、写订单、下订单、接受它。”布兰德避免一直看屏幕,并严格限制他的新交易头寸,这些头寸是通过他详尽的图表分析和交易计划确定的,从周五收盘到周日晚间开盘(这段时间市场休市)。

布兰德关于人类情绪对交易的负面影响的评论让我想起了威廉·埃克哈特(William Eckhardt)在《新市场奇才》(the New Market Wizards)一书中的观察:“如果你为了情感满足而交易,你注定会输,因为感觉良好的事情往往是错误的。”的确,最好的交易可能是最违反直觉或最难以接受的。勃兰特2019年最好的交易之一是做空谷物头寸,这恰恰与他想要交易谷物市场的方向相反。

制定一个精确的交易过程是必要的,不仅是为了避免有害的情绪化的交易决定,而且是交易成功的先决条件。我面采访过的每一个成功的交易者都有自己的方法;好的交易和鲁莽交易是格格不入的。布兰德选择符合特定标准的交易,一旦他开始交易,勃兰特有一个预先确定的点,如果交易赔钱,他将在这个点退出交易,如果交易成功,他将按计划获利。

很多交易员,尤其是新手交易员,无法理解糟糕交易和亏损交易之间的关键区别——这两者绝对不是一回事。布兰德认为,一笔好交易的决定因素是你是否遵循了你的方法,而不是交易是否赚钱。(当然,从这个角度来看,隐含的假设是,你所使用的方法在长期风险可接受的情况下是有利可图的。)实际情况是,无论哪种交易方法有多好,总有一定比例的交易会赔钱,而且没有办法预先知道哪笔交易会盈利。

很多交易者都有自己舒适的交易规模水平,他们可能在规模较小的交易中表现良好,正如但在规模较大的交易中,他们的表现会显著恶化,即使他们交易的市场在规模较大的交易中仍然有充足的流动性。布兰德有过这样的经历,商品交易公司把他的头寸配置从20手提高到100手,而且每笔交易的风险百分比没有变化。但增加了头寸,他发现自己考虑的是以美元计算的损失,而不是本金的百分比。如果每笔交易的风险百分比不变,市场在更大的订单规模下仍然完全流动性,那么交易规模的变化应该不会对交易者产生任何影响,然后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当交易者发现亏损或者盈利的美元数字比之前大了许多,情绪的波动对交易产生极大的影响,而且很难控制。布兰德的教训是,交易员应该警惕交易头寸的突然激增,交易头寸的的增加应该是循序渐进的,以确保交易员对增加的交易规模感到舒适。

这正如布伦特.奔富在《交易圣经:系统交易盈利要诀》所强调的一致,胸怀大志的交易者应该缩小交易规模。

在交易自己的账户上取得成功不意味着管理他人的资金也能取得成功。一些交易员交易用自己的钱去交易时做得很好,但是当用别人的钱交易时,他们的表现可能一塌糊涂。这种现象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如果交易他人的资金,一旦出现亏损,一些交易员会产生内疚,会严重影响交易员的交易决策过程。布兰德管理别人的资金那段时间恰好是他自2006年末回到交易行业以来出现的最大亏损,这并非巧合。有趣的是,当布兰德归还所有投资者资金后连续20个月的盈利。从交易自己的账户到管理外部资金,交易者应该密切关注管理他人的资金是否会影响他们在做交易决策时的心理舒适度。

布兰德过消除他所谓的“爆米花交易”来改善他的表现,这种交易有可观的利润,但随后一直持有,直到放弃全部利润,或者更糟的是,直到利润变成净亏损。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这些交易的负面经历促使布兰德制定规则来避免这种结果:
1.一旦交易产生1%的利润,先锁定一部分利润
2.一旦一笔交易达到利润目标的30%,设置更紧的保护性止损。

布兰德的另一个交易规则是,如果如果一笔未平仓交易在周五收盘前出现净亏损,那就退出这个交易。理由是在周末持有头寸比平时隔夜持仓所蕴含的风险更大。对于像布兰德这样风险阈值较低的交易员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平仓是谨慎的风险管理。布兰德选择在周五休市之前平仓是因为他认为周末收盘价特别有意义,周五的强势或弱势收盘价非常有可能在下周初继续延续。只要这个前提是正确的,哪怕周五平仓,在下周还是有机会重新进入交易。

所有的交易者都会面临一个难题,即当你的交易方式和市场不同步时该怎么办。布兰德的一个建议是千万不要不停的变换交易策略。某些时候可能需要彻底的改变交易策略,但只有在大量的研究和分析之后才能证实之前的策略完全失效。不能仅仅因为出现持续的亏损就轻易的转换交易风格。那么当交易者做的每件事看起来都是错的时候,什么才是合适的行动呢?布兰德建议,削减你的交易规模,如有必要,大规模缩减到你再次与市场同步。

值得注意的是,布兰德成为全职交易员后的第一个失败的年份发生在他最好的交易年份之后。这让我想起了马蒂•施瓦茨(Marty Schwartz)在《市场奇才》(Market Wizards)上的评论:“最大的损失总是紧随最大的利润之后。”最糟糕的情绪低落往往发生在一切似乎都运转完美的阶段之后。为什么会有这种趋势,最糟糕的亏损紧随最好的表现?一种可能的解释是,连胜导致自满,自满导致草率的交易。在强势获利时期,交易员最不可能考虑自己会出错,尤其是最坏的情况。另一种解释是,表现优异的时期也可能是高敞口的时期。其中的内含是,如果你的头寸几乎每天都在创新高,而且你所有的交易都在发挥作用,那就要小心了!现在是防止自满和提高警惕的时候了。

不管你的交易方法是什么,你如何确定哪种类型的交易在长期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系统交易者可以通过测试每一种交易分类来回答这个问题。然而自由裁量型交易者不能测试不同的交易策略,因为根据定于,自由裁量权交易员不能用算法定义他们过去的交易。对于可自由支配的交易者来说,唯一能确定哪种类型的交易是最好的,哪种是最差的,就是对他们的交易结果进行分类并实时记录。随着时间的积累,这种人工纪录过程将产生必要的数据和由此产生一定的交易洞察力。令布兰德感到遗憾的是,他没有保持这样的交易日志。因此自由裁量型交易者应该对他们的交易进行分类,并监控每一类交易的结果,这样他们就会有硬数据来知道什么是有效的,什么是无效的。

耐心是成功交易者的共同特征,但并不是任何人都是天生都具备耐心。布兰德本人就不是一个耐心的人,但他非常自律,强迫自己耐心。他认为耐心是交易行业重要的组成部分,用他的话就是“等待正确的一击”。他避免接受进行每个交易的诱惑,而是等待有吸引力的交易,即潜在的收益至少是风险的三到四倍。在我采访Gotham Capital创始人乔尔•格林布拉特(Joel Greenblatt)时,他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他引用沃伦·巴菲特的评论“华尔街没有关门的时候(机会无时不有)”。

布兰德最大的一次亏损是在第一次海湾战争时做多原油,原油价格一夜之间下跌了大约25%。布兰德在在开盘时以远低于他预期止损价的价格平仓。他不认为应该等待一个可能的反弹来提供一个更好的退出价位。原油价格在接下来的几周继续下跌,用这种方式进行投机只会让损失变得更严重。虽然一个人的样本并不能证明什么,但“不要在交易亏损上投机”的隐含教训是一个很好的建议。类似的规则也适用于交易错误。在这两种情况下,交易员应该直接平仓,而不是拿损失的交易进行赌博。

布兰德的交易座右铭是,强烈的观点,灵活持仓。交易必须有充分的理由,但是一旦交易,如果情况不像预期的那样,要迅速退出。在酿成大错之前亏损一点退出就是没有任何过错。不要担心改变你的观点会让你看起来很愚蠢。完全改变你对市场的看法反映了你的灵活性,这是一个成功交易者的基本属性,而不是一个弱点。

成功的交易者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他们喜欢交易。在布兰德交易生涯的最初十几年,他确实很喜欢交易,这可以从他对自己早年交易冲动的描述中听出来。但是到了20世纪90年代早期到中期,对布兰德来说,交易的乐趣已经消失了。用他的话来说,交易已经变成了一件“苦差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从喜欢交易到害怕交易的根本性转变意味着,他可能已经失去了交易成功的最基本要素。十多年后,布兰德对交易的热忱重新出现,他再次获得成功。

确保你是真的喜欢交易,不要把想要致富和想要交易混为一谈。除非你真的喜欢交易,并且很努力,也喜欢付出,否则你不可能成功。

本文由 汇有钱途 作者:admin 发表,其版权均为 汇有钱途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汇有钱途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